如果以四个基准为例看

2020-02-26 10:33

郑秉文表示,名义账户制是将缴费确定型的待遇发放机制与现收现付的筹资机制巧妙结合起来的制度创新。在名义账户制下,可将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成果记录到个人账户中,参保人在退休后可分享到这些成果,利率非常诱人,这是名义账户制的激励性所在;采取升级版的“统账结合”即名义账户制加上社会养老金,这个社会养老金是普享的,体现财政的公平性,这是名义账户制改革制度可衔接性所在。

有关部门已注意到名义账户制的必要性。权威人士近日表示,我国养老保险制度中,此前开展的“做实个人账户”试点难以为继,个人名义账户是下一步完善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可选择的模式。

在未来养老金投资如何保值增值问题上,多位机构人士认为,股市有望成为这笔资金投资的最大获益者。作为养老、泰康养老、长江养老五家养老险公司分食相关业务份额。目前在五家公司中已有部分机构正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争取把握政策推动时机,参与到养老金委托投资管理中,利用保险投资思路和已有资源,进一步扩大养老金投资收益率空间。

业内人士认为,在推行名义账户制后,养老金回报率有望在经济中高速发展背景下达到8%,对养老金进一步扩大征缴范围有好处。名义账户制可持续性优于目前的现收现付制,因为前者需要将个人预期寿命、社会平均预期寿命、人口结构变化、长期工资增长率等因素考虑进去,所以这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手段。

保监会三季度末公布的数据显示,养老保险公司企业年金缴费规模约为438.99亿元,养老保险公司企业年金受托管理资产规模约为2949.01亿元,养老保险公司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产2599.05亿元。对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养老险公司而言,市场下一步发展,将会带来更大空间。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1993年以来,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以存银行为主,按活期存款利息2%看,缩水和损失是非常惊人的。”如果以四个基准为例看,养老金缩水更加明显:如以1993-2012年我国cpi年均复合增长率4.8%为基准,我国基本养老保险金损失将近千亿元;如以企业年金2007-2012年投资收益率8.35%为基准,损失超过三千亿元;如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公布的年均收益率9.02%为基准,损失将近5500亿元;如以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为基准,则潜在损失达1.3万亿元。

《报告》认为,在名义账户制下,投资收益率具更大激励性,过去十几年工资增长率和人口增长率加在一起有15%,而同期养老金回报率只有2%-3%。

在这种情况下,名义账户制成为机构和有关部门关注的解困“良方”。根据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4》的定义,所谓名义账户制,是将缴费确定型的待遇发放与现收现付的筹资机制相结合的新制度。主要特征是用工资增长率和人口增长率之和作为个人账户的记账利率,对个人缴费及收益进行记账,作为未来发放养老金的依据,参保人可在退休后按该记账利率累积后的金额领取养老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受人社部委托,分头制定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专家团队建议主要包括:发行利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的特定国债;国家在安排能源、交通等大型项目时优先安排一定数量的养老金参与;在保持一定比例的养老金存放银行和购买国债的基础上,允许其投资于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在国有重点企业改制上市中,允许养老金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股。

在养老金管理方面,郑秉文认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体制改革迫在眉睫,应尽快建立养老基金管理公司,推进年金发展。

此前,多个相关部门负责人士指出,未来养老金将以组合方式投资运营,目前正在酝酿养老金多元化投资渠道,对这项改革进行制度设计,积极听取各方面意见,进行深入研究和论证。